2018马会资料大全正版:混血八旗 第一章 牙刷

小说:混血八旗 作者:巨兔木木 更新时间:2017-05-20 07:16:43 源网站:爱书网
    秋日的阳光照进看守所的监室的时候,韩驴子刚吃饱了溜肉段,很惬意的翘着二郎腿躺在头铺。琢磨着一会放风见到自己那两个兄弟,吹点什么好。

    一起没辙的时候,他俩都比自己横??墒墙司肿?,混的都不如自己。李胖子还不错,是二铺。老黑就差得多了,才混了个四铺。而自己却是头铺,这让韩驴子很骄傲。很自在的拍着肚皮,哼起了小曲。

    “哦、哦、哦、宁静的小村外有一对狗男女,他们在锻炼身体,男的说要……,女的却不同意,男的就使用暴力……”

    刚子坐在韩驴子身边,一脸贱笑的听着韩驴子唱。韩驴子翻了下眼皮,看了刚子一眼。刚子忙弯着腰,把水杯递了上来。

    “韩哥,你唱的是真好!不说别的,这词就他妈好的不行不行的,呵呵……”

    “不行??!嗓子不行啦!看他们谁嗓子好,唱一个?!焙孔雍茸潘?。

    “说你们呢!聋??!赶紧他妈动弹动弹,给韩哥唱个好的?!备兆铀底?,站起身走向尾铺,开始扒拉人。

    头铺当的有没有滋味,其实关键要看二铺。李胖子监室的头铺肯定是不快乐的,因为李胖子的二铺位置,是靠自己的拳头挣来的,根本不尿他这一壶。李胖子除了拳头也只有拳头,所以李胖子的头铺只有睡的好一些一项特权。

    韩驴子则可以很悠闲,很快乐。刚子的拳头硬,但是个精细的俊杰,识时务者为俊杰也!而且极有眼色,是个喜欢为上分忧的好下属。所以韩驴子可以喝着热水,看着刚子给自己找乐。

    想到找乐,韩驴子不由得看了眼,厕所台上蹲着挠墙的那个货。这货是韩驴子这几天最大的乐。乐在于不屈!如果一下子就怂了,跪在地上磕头,掏钱买溜肉段,就不是乐子了。这货最大的乐就在于不屈。

    这货就是个天生的开心果,名就招人乐,一个30好几的大老爷们儿居然叫叶果。韩驴子一直有心叫他果果,和他妈的谁家的小外甥女似的。这货刚进来的时候,真心吓了韩驴子一跳。罪过是私造军火,不只手枪、步枪、机关枪,人哥们儿还会造炮,造炮弹,被人发现才进来的。

    就冲这个罪名,一般人还真不敢惹他??上д飧缑鞘歉龀?,什么都不懂。刚子盘道的时候,问的他一愣一愣的。本打算敬而远之,可这货嘴太碎,漏了自己的底。丫造枪炮居然是个人爱好,造好了就在家放着,鸟都没打过。

    刚子的精细,让韩驴子很欣赏。漏了底的叶果,一天都不到,就被刚子打入了溜肉段供应商的行列??上б豆磺?,刚子就用陈真大飞脚教育了他一顿,想帮他开开窍。叶果估计是真没钱,韩驴子也没在乎,反正监室里有几位经济犯,韩驴子不缺溜肉段供应商。

    叶果本应该到尾铺挤个地方就完了,不过让韩驴子惊喜的是,叶果虽然拳头不硬,不过抗击打能力不错。而且是个看红岩长大的,好学的好孩子,革命信仰没学会,宁死不屈倒是学的不错。被刚子打的直哭,可就是不服。像龙虾一样蜷缩在地上,被刚子一脚一脚狠狠的踢,还没忘了还手。

    叶果没了尾铺挤挤的良好待遇,只能在厕所的台上蹲着。进来这几天,刚子没事就拿他耍笑,给韩驴子开心。每次都会动手,叶果吐血了一回,牙掉了两回,被按在马桶里三回,刚子和五铺的矮子还往他头上尿了一回。叶果每回都会哭,也曾经彻底放弃抵抗专心挨打,但就是没服过。被打的在厕所缩成一团了,也小声嘟囔着咒骂,让韩驴子更觉得好笑。

    这货可能天生嘴碎,蹲在厕所里也是一直小声嘟囔,刚子路过就踹他两脚。进来的第三天这货就添了毛病,不睡觉的时候,就挠墙挠地面。一边嘟囔着一边挠,韩驴子一度怀疑刚子把他打傻了。不过小傻子就蹲在厕所嘟嘟囔囔的挠墙,不咬人不骂人,胖乎乎的看着还挺可爱。韩驴子也懒得管他,闲着的时候就让刚子去逗逗他。

    刚子还没找到监室好声音,监室的门却开了。狱警送进来两个人,简单看了一眼监室里面,扔下一句:“别闹的太不像话了??!”就咣当一声关了门。

    韩驴子不喜欢进新人,怕万一有高人夺了头铺的位置。韩驴子舍不得这个头铺的位置,比在外面过的好多了,头铺几乎实现了韩驴子人生的自我价值。

    韩驴子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个人,一个20来岁,怎么看怎么像猴子??慈艘蚕不队上孪蛏峡?,眼光总在腰部和胸部晃荡,八成是个偷儿。另一个40岁上下,很斯文还戴着眼镜,有些看不透。韩驴子本能的厌恶中年眼镜男,他有让自己丢失人生价值的可能。

    刚子开始盘道了,眼镜男没动,猴子却跳了了出来。

    “各位大哥好,哥们儿就是本市的,没啥大事,掏个包而已,得在这打扰几位大哥几天了。尾铺给兄弟挤挤,今天的溜肉段,算哥们儿谢谢几位大哥了?!焙镒佑械阕岳词?,不过很讨喜?;崴祷?,会办事,肯定是???。

    “就你他妈嘴快!”猴子说的太快,让刚子没了发挥得空间,刚子很不爽。

    “嘿嘿!我欠的!我给大哥介绍介绍这位,刚才进来的时候才知道,这位可是名人。二高的校长,上过电视的人物?!焙镒涌锤兆硬凰?,赶紧推人出来挡枪。

    “文化人??!咋了,贪污!”刚子也懒得搭理猴子。

    “可不是,强奸!奸了自己的学生,小姑娘才16,跳楼了,命保住了,断了两条腿。这位又上了一次新闻?!焙镒拥淖焖坪醣纫豆顾?。

    “操!”韩驴子担心自己的人生价值,一直仔细的听着。听了猴子的介绍,觉得自己有点不值,同时也气愤文化人不干人事。恨恨的哼了一声。

    刚子回头看了看韩驴子,转过身来提了提裤子?!鞍垂婢匕?,弟兄们都起来!王八犊子!”

    监室里的人一下子都跳了起来,没有大喊大叫,但气势如虹。连因为贪污进来的小白胖子都愤愤的凑了上来。

    一直没说话的眼镜男有点慌了?!澳忝潜鹇依?,你们是要烟还是要钱我都给?!?br/>
    “稀罕你,你不干人事,以为进来就完了。哥们今天就他妈的主持个正义?!焙孔雍孟裨诟兆拥纳砩峡吹搅司徒鹕亩芘?。

    “弟兄们!上!”刚子叉腰挥手的姿势很帅。

    眼镜男只喊了一声救命就被扑倒了,再也没出过声。监室里除了韩驴子盘在铺上端着水杯看着,叶果在厕所挠地面。无论是是贪污的、偷盗的、斗殴的、诈骗的、连一个贩毒的都在眼镜男身上找回了做好人的感觉。

    足足打了三分钟,韩驴子喊了一声,大家才停手。大家纷纷喘息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喝水的喝水,倒气的倒气。你也打我也打,打的人虽然多却不狠。眼镜男瘫了一会,居然自己爬起来了。不过他没像叶果那样看过红岩,没有宁死不屈的精气神。韩驴子咳嗽了一声,眼镜男便乖乖的跪在了地上不敢动了。

    韩驴子把水杯递给刚子,让刚子喝了口水,刚子大受鼓舞。在监室里看了一圈,指着尾铺道:“活佛,过来,请你老人家刷牙;”

    活佛也是个贪污的,不过这60多岁的老家伙,还真可能是冤枉的。进来的时候就疯疯癫癫,大哭大嚎,天天喊冤。不肯刷牙也不肯洗脸,把自己弄的那叫一个惨。比济公还济公,脸上都是泥。嘴里的软垢像镶了一口金牙一样,看着都让人起鸡皮疙瘩,刚子因为这个都不敢打他。大伙都叫他济公活佛,简称活佛。

    老头气哼哼的走了过来,还得扶着铺才站住。刚才打人的时候,老头也发挥了下余热,累的够呛。

    “说吧!干啥!老头儿配合!弄死这王八操的!”老头说着还狠狠的瞪着眼镜男。

    “老爷子,你坐哪!说了嘛!给您刷牙!你干不!”刚子一脸坏笑,明显这刷牙是个狠招。

    “来!”老头大义凌然。

    “你不是好亲吗!去!用你舌头,把我们佛爷的牙给老子刷干净了?!备兆铀底盘吡搜劬的幸唤?。

    “??!”眼镜男死也没想到,会有这么恶心的招来整治自己。

    “快他妈去!”刚子又是一脚,被打怕了的眼镜男,一点点的挪向了老头。

    “来!”老头估计也看过红岩,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,挺直了身子坐着,呲着一嘴的大黄牙。

    在刚子拳脚的催促下,眼镜男一步步完成了用自己舌头给老头刷牙的壮举。几次呕吐的冲动都被刚子的拳头给打了回去。

    刷完牙的老头站起身来,闭着嘴感受了一下,漱口一样活动了一下嘴。突然一口痰就吐在眼镜男脸上,哼了一声走回了尾铺。大家齐齐低声的叫了一声好。

    眼镜男瘫坐在地上,已经快把自己恶心死了。

    四铺的毒贩站了出来,很诡异的一笑,看了一眼刚子,走到了眼镜男面前?!袄?!说说吧!怎么强奸人家小姑娘的,细致点,大家都爱听!”

    四铺这个毒贩,戴了镣子,是必死的。而且他有点特殊的爱好,同性恋!大家平时都对他敬而远之。刚子见他接手,也是按着规矩来,便坐到了韩驴子身边休息。

    毒贩笑的很优雅,语气也很温柔。一点点诱导着眼镜男把他强奸的经过,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。

    眼镜男说完以后,看着毒贩笑着点了点头,如蒙大赦,以为终于结束了。

    “好了!别跪着了,上铺上趴着去吧!”毒贩扶起了眼镜男,毒贩指了指自己的四铺。

    眼镜男多少也知道,铺位的好坏是按监室里的地位来排的。忽然让自己趴在这个中游的位置,心里有些打鼓。

    “这位置不合适吧!我去那边!”眼镜男很聪明的想去尾铺。

    “怎么不合适,这位置最合适!你说了那么半天大家也未必听明白了。咱俩不得在这个铺上给大家再演一遍嘛!让大家看个明白!”毒贩说到最后明白两个字的时候,脸上已经全没了优雅的笑容。

    “??!不能??!不能??!我不,我不……”眼镜男奋力挣扎,毒贩戴着镣子有些按不住他。

    “来俩人给我按着他,让他也知道知道被强奸的滋味!”眼睛里全是恶狠狠的光芒,毒贩仿佛刚刚找回了自己的身份。

    老头、贪腐的小胖子、猴子几个人,一拥而上,死死的把眼镜男按在了毒贩的铺上。猴子更是把眼镜男的裤子都扒了下来。

    毒贩按照刚刚眼镜男的供诉,强奸了眼睛男,真的重演了一遍案情。而且隔一小会就要问问眼镜男这样对不对,以保证最接近真实。眼镜男趴在铺上无力的挣扎着,大声的哭叫,老头却用被子堵住了他的嘴。

    毒贩完事的时候,拍了拍眼镜男的屁股?!霸趺囱?,给人强奸好吧!这就叫报应!”

    眼睛男瘫软在铺上一动也不动,好像死了一样。刚子走了过来,一把将眼镜男拎了起来,扔到地上。

    “没完呢!不过最后一项了!呵呵……,刚才这次不真实??!你给我们再演一次吧!这回换你来奸人,呵呵……”刚子狞笑着。

    “??!”眼睛男看着刚子狞笑,身体不停的颤抖。

    “咱们号里没有0,不能按规矩做全了吧!”毒贩插嘴道。

    “没事,找个人顶一下!”刚子不在乎的挥挥手,抬眼开始寻找。

    众人一阵恶寒,如果挑上自己去被眼睛男奸,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。不过还好刚子的目光只是在众人脸上过了一下,找上了他这几天的冤家,厕所里挠墙的叶果。

    叶果面对欺凌一直在封闭自己,挠墙挠地面只是对于困境无可奈何的发泄。但今天不是,他在磨牙刷,把自己的牙刷磨出尖利的棱角。韩驴子和刚子发现叶果挠墙的时候,曾经怀疑过叶果是否要加工工具反击。不过几次检查都没有异常,才相信叶果只是魔怔了。今天叶果的牙刷也不是为了反击刚子,而是为了了结自己。

    叶果曾经有一份普通的工作和一个普通的家庭。父亲暴躁母亲慈祥,他们都深深的爱着叶果。叶果还有一个并不漂亮的妻子,但是她的好无微不至的包裹着叶果。平静的生活本应这样永远陪着叶果生老病死,但是妻子的突然离去改变了一切。叶果变得孤僻而且烦躁,心被掏空了一块,空空的并不是另外的一个人可以弥补。

    叶果没什么爱好,唯有大学时酷爱兵器,古往今来的兵器制造工艺技术,小到短刀匕首大宝剑,大到航空母舰原子弹,叶果都有过细致的研究。爱人离去后,唯一能让叶果忘记心中空空的疼痛的方法,就是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这曾经的爱好中。书看的多了,难免想要自己动手做一做,没有实物的研究总是痛苦的。地摊上买到的原始火铳,激发了叶果对于实物的狂热,彻底打开了叶果制造武器的门。

    本来制作枪械并不简单,不是简单的几本书,网上的零散资料,就能让一个宅男造出来的。但曾在东北著名兵工厂工作的姑姑和姑父,帮了叶果的大忙。为了让丧妻的侄子能正常一点,老两口无私的传授了叶果大量的武器生产经验,以及工厂运作经验。老两口只想让侄子有个寄托,却没想到叶果真的去做了。

    叶果做的很全面,手枪、步枪、冲锋枪、机枪、手雷、炸弹。似乎只有每一次突破难点制造出新的东西,才能缓解心中的痛。路永远没有尽头,当叶果把知名轻武器已经全部玩了一遍以后,便把目光转向了重武器。九二步炮轻松搞定以后,搞不到大量钢材的叶果,一边研究自己炼钢,一边搞起了美式M3榴弹炮。

    M3成功的第二天,叶果不幸被捕。一点也不奇怪,如果叶果搞更大的响动,早就被抓起来了。抓捕叶果的警察,参观了叶果的家,几乎与兵器博物馆无异。

    昨天父母第一次来看了叶果,妈妈一直在哭,甚至没有注意到叶果脸上的伤。父亲在怒骂,但老泪纵横。给叶果的卡里打了钱以外,告诉了叶果一个噩耗。叶果造的东西太多,危害太大了,律师保守估计20年。

    20年代表着,叶果将要失去自己所剩无几的美好,刚子的压力也压垮了叶果坚持下去的信念。所以磨一个牙刷,解脱自己吧!

    叶果磨着牙刷,也磨着自己,反复的纠结着。刚子走了过来伸手拉叶果,并笑嘻嘻的对眼镜男道:“给你介绍个好的,怎么样,嫩吧!”

    叶果被刚子拉着,踉踉跄跄的走过来。眼镜男正准备接收这无奈的命运的时候,忽然发现浑浑噩噩的叶果,眼神忽然变得清澈,冷冷的看着刚子。

    “操!小心!”韩驴子从头铺上一跃而起。

    叶果手中的牙刷已经直刺刚子的咽喉,刚子本能的躲了一下。牙刷划过刚子的脖子,带起一条血光。叶果已紧紧的抱住刚子,手中牙刷没头没脸的乱刺,直到被众人死死的拉开,后脑一凉,慢慢的失去意识。

    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。
2016年生肖运势大全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2016年生肖运势大全网站阅读混血八旗,混血八旗最新章节,混血八旗 爱书网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Copyright©2016 2016年生肖运势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,Processed in 0.030(s),Sqls:5,read:17,write: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