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笨重的动物是什么生肖:混血八旗 第八章 武林高手

小說:混血八旗 作者:巨兔木木 更新時間:2017-05-20 07:16:43 源網站:愛書網
    果興阿命令憑借小院堅守,而沒有參與混戰。赴援的清軍已經有了絕對的數量優勢,自己三十二人的疲憊之師已經無關大局了。與其出去參戰,因為體力不支憑添傷亡,不如老老實實的呆在院子里看戲。

    太平軍的洋槍隊也已經被亂兵沖散了,沒機會重新裝彈的洋槍手們,只得也像其他人一樣摟脖子抱腰的和清軍互毆。沒了火力壓制,能相對安全的觀察戰場的果興阿。雖然沒有上帝視角,也能相對客觀的分析戰場了。

    清軍軍事素質低劣,但太平軍連二百多人的敵軍接近都沒能發現,也是菜鳥的可以。不過能夠縱觀全局的果興阿,很快找到了讓太平軍混戰的根源所在。馬!清軍不是跑步沖過來的,而是騎馬來的,清軍后方有大量星散的馬匹。五六里的距離,縱馬急行片刻即到。太平軍的哨探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,大股的清軍已經沖進了太平軍的陣列。

    不過這些清軍并沒有選擇騎兵沖鋒,而是下馬步戰。應該也是騎術不佳,算不得真正的騎兵,只能算是會騎馬的步兵。清軍騎著馬快速到達了戰場,然后拋棄馬匹,下馬沖鋒。因為下馬后沒有整隊,所以才毫無隊形,散亂著就和太平軍打在了一起。

    果興阿本以為清軍有著數量優勢,而且打了太平軍一個措手不及,能夠一舉擊潰太平軍。但戰場的局勢變化,卻并不樂觀。清軍的突襲的確打亂了太平軍,但是隨著戰事展開,太平軍逐漸找回了感覺。紅綢子拼殺了一陣,在身邊聚集了幾十人的一股人馬,穩住了陣腳,有節奏的開始反擊。毫無隊形配合的清軍,面對紅綢子的小隊,毫無還手之力。紅綢子的小隊就像一只貪吃蛇一樣,在戰場上游走,不斷的擊殺清軍散兵游勇,同時將自己人拉入隊伍,像滾雪球一樣擴大著小隊的規模。

    而清軍方面則完全沒有指揮,全是憑著個人勇武作戰。而且即便如此,一些同樣單兵作戰的太平軍,也占據著優勢。清軍大多身形高大,體格健壯。太平軍則瘦小枯干,黑瘦黑瘦的像大猴子一樣。按理說如果單打獨斗,清軍應該占優。但實際上,清軍卻好像常年缺乏運動的宅男一樣,高大但無力且笨拙。太平軍卻都是屬螃蟹的,別看瘦,哥們兒骨頭里面有肌肉。不但力量上強于清軍,而且武技嫻熟。往往兩個清軍圍毆一個太平軍,卻反到被人家追著砍。憑心而論,果興阿也不想苛責清軍士兵。這些太平軍的確過于勇武了一些,幾乎個個都不輸于之前被果興阿當做武林高手的獅子王。而且個別身上有綢子的,也不知是不是太平軍的軍官,武技更是驚人。殺起人來,不知干凈利落,而且一招一式堪稱優美。

    果興阿在戰場上游目四顧找了一圈,也沒發現清軍有什么高手。個別幾個稍微出彩的,也就和阿克敦水平相當,連哈坦都比不了。唯獨有一個例外,在藍綢子陣列的方向。有一名清軍身穿綿甲,手使一桿大槍,舞動起來虎虎生風,看著有點高手的樣子。但姿勢卻并不如何優美,反而有些笨拙。而且就算這位高手,也被藍綢子纏著。兩個人一刀一槍,打的不亦樂乎。好像魔獸里的兩個帶線的英雄,在小兵里來回穿梭。你來我往的同時,還能收割一下身邊對方小兵的經驗。

    “五爺,這股是廣西的老匪,太過兇悍了?;故僑貿ぢ緩桶⒖碩乇W拍茸甙?!”賽尚阿不知什么時候來到了果興阿的身邊。

    “哈坦呢!”果興阿命令哈坦?;と邪?,眼前卻沒了哈坦的影子。

    “剛帶了幾個人,殺出去了!硬拼不是辦法??!”賽尚阿有些無奈。

    果興阿仔細找了找,的確在戰場上發現了哈坦的身影。勇猛的他帶著五六個人拼殺著,好像人形坦克一樣,一往無前。不過戰場的局勢卻越來越差,太平軍單兵勇武異常,而且紅綢子的小隊也聚起了將近四五十人。

    “長祿!找冒頭的射!”果興阿一槍托砸平了院墻上的浮土,將步槍架在了院墻上。

    “嗻!”長祿再次張弓搭箭,開始射殺戰場上表現搶眼的太平軍。豐升阿也過來湊趣,他雖然沒有長祿射的準,但瞄準人多的地方拼概率,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。

    太平軍比較依賴洋槍,幾乎沒有攜帶弓箭。清軍直接沖陣,也沒有利用弓箭殺敵。所以太平軍的洋槍隊啞火以后,戰場上一直是貼身肉搏,沒有遠程武器的介入。太平軍也沒有防備,讓長祿和豐升阿的冷箭戰果大好。幾名比較出彩的太平軍,相繼被冷箭射殺。

    “防備清妖冷箭!”紅綢子沒有想到追擊的小股清兵還有援軍,讓隊伍陷入了混戰十分自責。全力組織起一批人手以后,便想快速恢復隊伍的指揮。發現清軍冷箭以后,急忙停下身形,指揮大家防御,以免再被清軍打亂了陣勢。

    “嘭!”戰場上再次響起了槍聲,紅綢子右肩中彈應聲而倒。

    因為混戰沖殺,紅綢子早已進入了小院一百米的范圍。果興阿的槍口一直在瞄準著紅綢子,不過紅綢子一直移動的身形,讓果興阿遲遲不敢扣下扳機。紅綢子揮刀指揮防御的一瞬間,讓果興阿抓住了機會。

    私造軍火犯葉果,雖然經常在荒野試射自己制造的槍械。但其實槍法只能算一般,果興阿幾次開槍,都是瞄準了許久才扣下扳機。而且每次中彈的部位,都和他瞄準的不是一個地方。幾乎每次都是瞄準胸口卻爆頭,還是三五十米的近距離射擊。這次紅綢子將近百米的距離,偏差就更大了。紅綢子右肩中彈,但其實果興阿瞄準的是他的腹部。

    擊倒了敵方總指揮以后,果興阿迅速裝彈。在長祿的配合下,快速的射殺了太平軍方面出面指揮的幾個軍官。

    “豐升阿、阿克敦!”打了十幾發彈藥,震得肩膀發麻的果興阿,收回了步槍。

    “嗻!”阿克敦快步來到果興阿身前,就在眼前的豐升阿也躬身聽命。

    “歇的差不多了,你們兩個各自帶本隊出戰。出去以后撿好打的先打,聚攏我們的兵丁,把人聚起來!明白了沒有!”果興阿要復制紅綢子的戰法。

    “嗻!五爺放心!”二人同時領命。

    徹底失去了指揮的太平軍,只能憑借個人勇武苦斗。阿克敦和豐升阿兩人率隊參戰以后,很快的打掉了幾個相對較弱的太平軍,身邊各自聚集了三四十人的隊伍??枷裰暗暮斐褡擁奶俺隕咭謊?,在戰場上游走,壯大自身的雪球。即便是幾個武技了得的太平軍士兵,面對幾十人的圍毆,也只有被屠殺的份。之后的戰場就是中午那場小規模戰斗的翻版,面對優勢清軍且失去指揮的太平軍迅速潰敗。不過紅綢子之前聚起的小隊沒有被徹底殲滅,隨著潰兵一起撤出了戰斗,還帶走了受傷的紅綢子。

    “奴才喜壽,向本旗佐領交令。恭喜五爺大勝亂匪!”喜壽不知什么時候回到了小院里,單膝跪地向果興阿交還雁翎刀。

    “回來啦!一路辛苦!”果興阿滿臉笑容的扶起喜壽,接過了雁翎刀。福全急忙單膝跪地,幫果興阿將雁翎刀掛回了腰間。

    “恭喜五爺大勝亂匪!”不待喜壽答話,賽尚阿長祿等人也躬身向果興阿道賀。

    “哈哈!諸位辛苦!”打了勝仗的果興阿心情大好。

    “走!咱們也出去看看吧!”果興阿將步槍遞給福全扛著,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出了小院。

    戰斗已經進入了尾聲,太平軍主力潰敗而去。只剩下一些倒霉蛋,被清軍包圍了無法脫身。不過這些困獸仍然驍勇,雖然大勢已去,確都不肯束手就擒換一條生路,依舊奮勇拼殺。不過很快也都被豐升阿或阿克敦帶領的大隊人馬亂刀剁成肉泥。

    “福全,傳令給豐升阿和阿克敦,迅速肅清殘敵,聚攏人馬。抓緊時間打掃戰場,然后整隊,撤回佐領營地!”雖然已經有了一次戰斗的經歷,而且已經親手殺了數人。但是看著戰場上的尸身,果興阿心里仍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。

    “別??!五爺!還沒打完呢!”一身是血的哈坦跑了過來。

    “???”環顧戰場沒有找到一個站著的太平軍的眾人,疑惑的看著哈坦。

    “后面,后面!還有個硬茬子和穆二爺單練呢!”哈坦指著小院后面。

    “你怎么沒去幫忙!”哈坦沒去沖鋒陷陣,比仗還沒打完更奇怪。

    “穆二爺要單練,不帶我!嘿嘿……”哈坦好像很不好意思,笑的有點扭捏,好像一個害羞的小姑娘。

    “福全,去傳令吧!咱們去后面看看!”果興阿很受不了人形坦克一樣的哈坦,在自己面前學小姑娘扭捏的樣子。

    “對了,把洋槍都找回來,仔細點!讓阿克敦去!照著我這一身來,別落下什么,能找到的都收上來?!憊稅⒂紙兇×艘丫蕓覆降母H?,特意交代仔細尋找太平軍洋槍隊丟在戰場上的洋槍。而且特意指著自己身上的彈藥袋和刺刀等物,要阿克敦照著這個標準去找。

    果興阿的命令里用了一個撤字,讓哈坦很不舒服。而且又特意提了阿克敦,哈坦更不服氣。阿克敦一直像個老媽子一樣在院子里傻坐著,直到大局已定了,才帶了大隊人馬出來摘桃子。自己可是援兵一到,就奮不顧身的殺出來了。結果果興阿還是更看重阿克敦,關心的事還特意交代要阿克敦去做,真是快氣炸了哈坦的肺。不過去后面需要他帶路,只能撇著嘴帶著眾人去后面查看。

    小院后墻的斷壁處,三四十名清軍好像看雜耍一樣圍成了一個圈子。一個個直愣愣的往里面看,時不時的還喝彩叫好,全然不顧身后四周的情況。圈子里圍著的太平軍卻是藍綢子,正和之前使槍的綿甲清軍激戰。兩人插招換式戰在一處,就連不太懂武術的果興阿,也看得出這是高手過招。

    藍綢子的單刀上下翻飛,在身邊幾乎舞動出一道光幕。而且身處敵軍環伺之下,氣勢穩重,進退有度,章法不亂。綿甲清軍手中的大槍則像活了一般,好似一條怪蟒在藍綢子周身要害不住翻滾。和獅子王生死對決的時候,果興阿曾經分析過武林高手的問題,需要有超人的力量以及異于常人的反應速度。當時果興阿認為僅理論上可能,絕對不能有正常人做得到。不過此時此刻,面前的兩人做到了。果興阿不由得暗暗感嘆,中華有神功??!

    “一起上,剁了他!”藍綢子手中的單刀,讓果興阿感了莫名的恐懼。

    “慢!五爺,穆二爺特意交代了,不讓大伙插手!要單打獨斗和這小子分個高下!”哈坦急忙阻攔。果興阿搜尋小隊的人,多隨著豐升阿和阿克敦去打掃戰場了。身邊的清軍多是佐領本隊的人馬,雖然認識果興阿,但還不適應接受果興阿的命令。都忙著看熱鬧,并沒有上前動手。

    “單打獨斗,你大爺??!這是戰場,這是戰爭,你給我單打獨斗。用我幫你擺座擂臺不?”哈坦的話,氣得果興阿直翻白眼。

    “長祿,給我射死他!”果興阿的步槍由福全扛著沒在身邊。而且就算步槍在手,果興阿也未必敢開槍。兩人激斗之中動作太快,果興阿沒有把握不誤傷自己人。剛好長祿一直隨在身邊,便讓長祿動手。賽尚阿幾次鼓動自己跑路,建議?;ぷ約旱娜聳種卸加諧ぢ?,足見大家都很認同長祿的箭術。剛剛的戰斗中,長祿射殺多名太平軍軍官,也的確箭術了得。

    “嗻!”果興阿年紀幼小,起初大家尊重果興阿只是因為身份問題,并不會真的聽從果興阿的軍令。但是荒村之中,果興阿一人獨自擊殺六名亂匪,證明了自己的勇武。中午和剛剛的戰斗中,又指揮若定。在?;贗妨焉鋇芯啄?,使局勢轉危為安,大家更是信服。在三十余人的果興阿尋找小分隊中,果興阿已經樹立了自己的威信。所以長祿聞令毫不遲疑,張弓搭箭對著藍綢子就是一箭。

    藍綢子和綿甲清軍武功相當,激戰良久也是勝敗難分。太平軍主力潰敗后,藍綢子心態受了不小的影響。已經采取了守勢,一邊與綿甲清軍拆招,一邊思量著脫身之計。恰在此時,長祿一箭當胸射來。藍綢子不愧是武林高手,做到了眼觀六路耳聽八方。長祿隨在果興阿身邊,距離藍綢子不過十余米,強弓重箭可謂瞬息而至。藍綢子竟在電光火石之間,一個鷂子翻身避開了致命一擊。而且刀隨身走,在半空之中蕩開了綿甲清軍刺來的長槍。

    可惜藍綢子落地尚未站穩身形,綿甲清軍已經一記回馬槍刺來。門戶大開的藍綢子避無可避,被長槍透胸而過,頹然跪倒。勉力想掙扎一下,終是徒勞,尸身撲倒在塵埃之中。

    “好!”周圍清軍,大聲歡呼喝彩。

    綿甲清軍抽出了尸身中的長槍,卻久久不語。

    “長祿,你干的好事!”綿甲清軍突然大喝一聲,奔著長祿就沖了過來。

    “穆二爺,佐領有令!不怪我??!”長祿連連拱手后退。

    “佐領,哪個佐領!”綿甲清軍被哈坦抱住,揪不到長祿,大聲喝問道。

    “是我!呵呵!穆二爺,是我讓他射的!”果興阿攔在了長祿身前。

    “五爺?”綿甲清軍瞪著果興阿。

    “是我,我被洋槍傷了頭,失憶了!你是穆……”果興阿可不想沒帶槍的時候,和一個武林高手撕破臉,急忙轉移話題。

    “屬下本旗佐領下委驍騎校慕順,給五爺請安!哼!”慕順一抖就甩開了哈坦,給果興阿打千行禮,哼哼唧唧的不大服氣。

    “給五爺請安!”周圍的清軍好像才看見果興阿一樣,跟著慕順給果興阿打千行禮。

    “呵呵!一場大戰諸位辛苦了!阿克敦和豐升阿他們已經在打掃戰場了,大伙也收拾收拾準備回營地吧!”果興阿不想再糾纏。

    “五爺,你為什么讓長祿放箭!”慕順還是揪著不放。

    “我想殺了他!”手下人命上了兩位數的果興阿脾氣也見長。

    “大丈夫比武較技,就要堂堂正正。突施冷箭,算什么英雄好漢!這漢子,雖是亂匪。但一身功夫頗為不俗,就這么丟了性命。他冤枉??!”慕順雙目赤紅,幾乎要薅著果興阿的脖領子和他理論。周邊的兵丁都一動不動,都盯著看新佐領如何對答。

    “穆二,你怎么和五爺說話呢!你不……”賽尚阿上前呵斥慕順,卻被果興阿舉手擋下了。

    “你覺得他死的冤枉!”脾氣上來的果興阿把臉湊近了,和慕順對視。

    “不錯,比武較技,五爺你突施冷箭,不是大丈夫所為,這漢子他死的冤枉!”轉了牛角尖的慕順,連長祿都不提了,直接對上了果興阿。

    “你給我記住兩件事!第一,這不是比武,這是戰場,你死我活的戰場。第二,你!我!他!都是是軍人,軍人在戰場上怎么死都不冤!”果興阿貼著慕順的臉,伸出了兩根手指頭。

    “戰場……”慕順仍舊氣憤,但被果興阿戰場軍人之類的詞,說的他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
    “記住你是國家的軍官,不是江湖游俠!這是你殺敵的戰場,不是你比武的地方!回去好好想想,想明白了,再來見我!現在,帶著這些人整隊,打掃戰場,準備返回駐地!”果興阿說完轉身就走,只留給慕順等人一個瀟灑而且深邃的背影。

    慕順傻乎乎的看著果興阿的背影發呆,漸漸冷靜的果興阿也是一身冷汗。犯了驢脾氣的果興阿只強硬了一小會,就想到了一個恐怖的問題。慕順如果暴走了,怎么辦?武林高手??!

    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。
2016年生肖运势大全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2016年生肖运势大全網站閱讀混血八旗,混血八旗最新章節,混血八旗 愛書網!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Copyright©2016 2016年生肖运势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,Processed in 0.071(s),Sqls:6,read:18,write: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