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重是什么生肖:混血八旗 第九百二十五章 忠貞志士

小說:混血八旗 作者:巨兔木木 更新時間:2019-03-26 06:38:28 源網站:棉花糖
  越南和朝鮮的態度實在是太值得玩味了,越南剛剛被大清從滅國的邊緣拉回來才幾年,朝鮮更是幾百年念叨著事大,他們對抗外強中干的大清可以理解,連長春的面子都不給,可就很搞怪了。果興阿當然不管他們是為了什么,不聽話的小弟就要教育,反正打一頓就要了,哪有許多需要考慮的呢!

  滿洲海陸空三軍同時出動,第一個修理的目標便是近在肘腋的朝鮮。剛剛滅了北洋艦隊,占據了劉公島的朝鮮聯合艦隊,很快便給黃海艦隊堵在了劉公島。朝鮮王國海軍大將尹泰駿,非常明智的下達了投降的命令。并且開誠布公的表示,自己是堅定不移的事大黨,絕對沒有對抗滿洲的想法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完成軍人職責,其他的與他無關。朝鮮聯合艦隊足足有六千多將佐官兵,并不是每個人都同意尹泰駿的想法,少壯派控制的兩艘驅逐艦便做出了抗命的舉動。他們想沖出海軍基地,直接向滿洲海軍巍峨的戰列艦調整,可是剛一起錨,便被潛伏在港內的滿洲潛艇給擊沉了。

  “大將閣下的決斷真是英明??!”看著瞬間沉沒的兩艘驅逐艦,所有朝鮮水兵都讓自己沸騰的熱血冷靜了下來。海面上是噸位巨大、火力兇猛的戰列艦,水下還有神出鬼沒的潛艇,天上還有呼嘯的飛機,選擇和這樣的敵人對抗,純粹就是找死。

  朝鮮聯合艦隊覆滅,登陸的朝軍便被截斷了后路,換了誰都以為他們肯定是完了。滿洲海軍陸戰隊雖然也做了對登陸朝軍作戰的準備,但其實他們并沒有準備登陸,清軍再怎么不堪,也不至于打不過一群后援斷絕的殘兵吧!然而現實總是血淋淋的,朝軍居然頑強的堅持了下來,清軍反而被打的節節敗退。曾經在延慶力抗滿洲軍三個騎兵旅的淮軍名將衛汝貴,居然被萬余人的朝鮮海軍陸戰隊打得北都找不到了。本來準備指揮在朝登陸戰的塔爾,不得不臨時抽調了兩個師的滿洲海軍陸戰隊,前去對付橫行山東的朝軍。

  塔爾還以為朝軍有多彪悍,結果一上手,還是稀里嘩啦。朝軍的確很頑強,但是實力其實很一般,塔爾派兩個旅上去比劃了一下,很輕松的就收拾了他們。塔爾一直在納悶,這么幫人,清軍怎么就那么費勁呢!當海軍陸戰隊遇到求助的衛汝貴之后,塔爾便明白了,大清是敗在自己人手里了??!衛汝貴手底下的淮軍,混得比朝軍還慘,他們的補給早就斷了,山東巡撫李秉恒連個線頭都不給他,恨不得他死在野地里才好呢!

  好容易解決了朝鮮艦隊和山東的朝軍殘部,滿洲軍正式對朝鮮動手。海軍從東西兩側同時發起了登陸,陸軍則從釜山和鴨綠江一線南北對進,朝鮮瞬間陷入了風雨飄搖的境地。李熙小朋友到是很理智,平壤一丟,他就馬上給長春發了電報,聲淚俱下的開始請罪,希望大哥果興阿可以看著往昔的情分上放他一馬。果興阿的意思就是教育一下,也并沒有準備廢了李熙,吞并朝鮮,可是一件更意外的事發生了。李熙的親爹大院君李昰應,突然發動了政變,直接造了自己兒子的反,奪取了朝鮮政權,指揮朝軍繼續抵抗。

  李昰應態度堅決,也很善于權謀的使用,鼓動人心士氣方面做的也很好,不過實力不行,別的方面做得再好也是白搭。而且李昰應這一出,給了果興阿一個很好的借口,他要維護李熙的正統地位,匡正朝鮮朝綱。朝鮮貴族們儒學修養還是很高的,李昰應不是朝鮮國王,又是發動政變上臺,自然得不到兩班貴族們的支持。果然半個月之后,四路滿洲軍便會師漢城,李昰應在絕望中吞金自盡。

  “給我個合理的解釋,不然我會直接廢黜朝鮮王室,你們離家四百年的江山就算到頭了!”朝鮮平定之后,果興阿單獨召見了李熙,想問一問他到底為什么抽風。果興阿之所以要單獨召見李熙,便是怕李熙說出什么奪妻之恨的話來。

  “大將軍,小王是受奸人挑唆,被他們給蒙蔽了,絕沒有對抗上國的心思??!”李熙已經哭成了一個水人,態度非常的誠懇。

  “奸人是誰?你親爹李昰應嗎?”果興阿對李熙的反應還算滿意,不過他需要一個替罪羊。

  “是春畝,是那個叫春畝的日本人,教唆寡人做出悖逆之舉的!”李熙很干脆的賣了自己的頭號親信。

  滅日之后,出兵朝鮮的李最應給李熙帶回了一件禮物,那是一整套的日本雜耍班子,其中一個狂言藝人便叫做春畝。春畝形容猥瑣滑稽可笑,但內里卻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才,近十幾年來他一直是李熙的頭號智囊。春畝在背后操控著李熙,一點點的拿回了朝鮮王的權利,而且暗地里指導著朝鮮的改革和建設。閔妃便是發覺了李熙暗地了的舉動,被春畝安排的殺手給做掉的。李熙一直把春畝引為心腹,可是當他想投降果興阿的時候,春畝卻突然反叛了,直接聯合堅決對抗滿洲的李昰應,發動政變軟禁了李熙。

  “一個藝人,怎么可能有這么大的能力?……他人呢?”果興阿萬沒想到李熙身邊還有這樣的高人。

  “他跑了,小王被軟禁之后,春畝便離開了朝鮮!”李熙就知道這點干料。

  “唉!……你是個糊涂的人,為什么要攙和這些事呢!我不會處罰朝鮮,也不會廢黜你的王位,你繼續當你的朝鮮王吧!不過政務你就不要處理了,你也處理不好,由世子李壇監國就好!”果興阿覺得幾千萬朝鮮人很難搞,所以最后還是決定給私生子一份家業。

  “是!”果興阿能不殺李熙,李熙已經很滿意了,哪還有什么其他的要求。

  收拾朝鮮很容易,對付越南卻很麻煩,越南人非常的頑強,而且是寧折不彎的類型。滿洲軍配合清軍,很快就把越軍打回了越南,而且占領了越南主要城市,可是這幫混蛋卻還在堅持抵抗。越軍直接退入山林打游擊,很是給滿洲軍制造了一些麻煩,滿洲空軍都快把越南北部山地給炸平了,這幫硬骨頭還在堅持。萬幸越南國王沒那么硬,全境淪陷,他可不想上山當野人頭去。得知了李熙的待遇之后,越南國王阮福昶也在堅持了幾個月之后,乖乖的選擇了投降,可憐巴巴的跑到果興阿面前哭了一出。果興阿到是沒難為阮福昶,可是白眼狼慣犯越南,卻不能像朝鮮那樣輕輕放過,割地、賠款等等列了一大堆的懲戒條款。即便有了阮福昶的配合,越南山里這幫狼崽子也不容易對付,滿洲軍狂轟濫炸之下,還足足折騰了大半年才把他們鎮壓下去。

  越南的事,果興阿其實不怎么上心,一群吃錯了藥的游擊隊而已,他真正關心的還是春畝。李熙和阮福昶哭訴的時候,都提到了一個叫春畝的人,越南整軍和朝鮮的改革,幾乎都是他主導的,可是仗都打完了,這個叫春畝的神人還是下落不明。果興阿很不喜歡有這么一個到處教唆自己屬國的神人存在,所以他嚴令軍情科,務必把這個春畝給找出來。軍情科素來手眼通天,照理說找個人是很容易的,但是這個春畝卻是例外,軍情科里里外外都快翻遍了,還是影子都沒找到一個。

  “大將軍,春畝找到了!”苦等到中正二十三年清明,福順才終于找到了春畝。

  “哦!你們這次也太慢了!”果興阿都快忘了這回事了。

  “人不是我們找到的,是被日本警察抓到的!”福順有些慚愧,他們其實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,這次能抓到春畝,完全是一個意外。

  “啥?日本警察?”果興阿也有點懵。

  中正二十三年清明節前,日本警察在空置了許久的皇宮御所附近,抓到了一個形??梢傻睦先?。此人不過五十多歲,但卻非常的蒼老,警察起初也沒太當回事,還以為是一個普通的孤寡老人呢!可是也是老頭氣數已盡,一個來警事廳視察的日本重臣,因為巧合與在押老人相遇,一眼便認出了老人正是當年的明治重臣伊藤博文。然后老人走不了了,關于伊藤博文的一切也就都曝光了,他就是明治天皇留下的忠臣逆子,他就是春畝。

  當年果興阿滅日之后,伊藤博文神秘失蹤,這么多年他一直以藝人春畝的身份潛伏在朝鮮。伊藤博文利用李熙對閔妃的不滿,逐步控制了李熙,進而一點點控制了朝鮮大政,利用滿洲的援助和接濟,一點點讓朝鮮發展了起來。他一直想等著滿洲和英法在東亞大戰,然后他就借力朝鮮,完成日本復國的宏愿,哪成想果興阿一家伙兒把歐洲全給解決了。越發復國無望的伊藤博文,雖然后來又控制了大白眼狼越南,但還是覺得復國無望。這次操控朝鮮和越南圍毆大清,便是他主導的一次試探,看看有沒有機會。結果還是十分慘淡,年過五十的伊藤博文徹底絕望了,已經折騰不動的他回到了日本,想再次參拜天皇宮闕之后為明治天皇盡忠,然后就被警察給抓了。

  “當年捅孝明天皇菊花的那個人是他嗎?”果興阿可以立即伊藤博文對日本的忠誠和熱愛,他只有一個疑問,然而伊藤博文沒有回答他,便切腹自盡了。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。
2016年生肖运势大全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2016年生肖运势大全網站閱讀混血八旗,混血八旗最新章節,混血八旗 棉花糖!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Copyright©2016 2016年生肖运势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,Processed in 0.074(s),Sqls:7,read:18,write:9